湖南株洲:努力办好学前教育给孩子最美的童年

作者:自由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12-23 22:39:38

  珍视童年价值,奠基美好人生。在湖南省株洲市,教育行政部门把学前教育当作最重要的事,用教育治理破解发展难题,加大政府投入,扶持民办普惠园,引入社会观察员,送教下乡,去“小学化”……闯出了学前教育的“株洲模式”。

  去年,谢月霞幼师毕业,回到家乡湖南省炎陵县,成为一所乡村民办幼儿园教师。尽管全园仅有80多个幼儿,但在这里,谢月霞干的得心应手。?

  眼下幼师是抢手专业,一个年轻人,为啥不去城里工作?面对记者的疑问,谢月霞笑言:“县教育局对乡村幼儿园越来越重视,给每个班都配了电子白板。更重要的是,在专业发展上,我们与城里的公办教师同等待遇。” 

  这不,工作刚一年的谢月霞,已经参加了好几次市里、县里组织的送教下乡活动,这样“接地气”的培训让她快速成长。  

  与谢月霞一样,提起送教下乡,炎陵县民办向日葵幼稚园园长叶滨莹也满心感激,不仅园里教师出去培训免费,每个幼儿每月还可享受100元的补贴。“有了政府的认可与支持,家长更放心,园里招生已经满员。”叶滨莹告诉记者。  

  炎陵县,湖南省株洲市最偏远的山区县。记者亲历的这些情景,只是该市大力发展学前教育的一个缩影。近年来,株洲市教育局着眼于教育均衡,把学前教育当作头等大事,关注弱势群体,促进内涵发展,为当地十多万幼儿营造了一个美丽、快乐的童年环境。  

  扶持“普惠园”,变管理为治理

  6年前,市教育局长钟燕刚上任时,最忧心的就是学前教育。  

  那时候,提起入园难、入园贵,百姓满腹怨言,各种负面新闻不时被曝光。也难怪,全市上千所幼儿园,仅有5所公办园。为了抢一个公办园位,家长通宵排队。高端的民办园,价格高得让百姓望之兴叹。  

  钟燕曾走访过几所低端幼儿园,小得像鸽子笼,设施极简陋,也没有运动场地,孩子们只能排排坐、背着手学算数识字。身为一个母亲,这情形让她很心痛。  

  “百姓最需要的、最希望我们做的事,就应该是我们工作的着力点。”这是钟燕在多年的工作中得出的一个朴素认知。  

  就这样,一场倒逼式学前教育改革在株洲拉开了序幕。  

  但改革开始谈何容易!多年来,学前教育的管理处于一个“没有人、没有政策、没有钱”的“三无地带”。“千头万绪,无处着力。”钟燕形容当时的窘境。  

  2010年10月,株洲市教育局调整机构设置,在全省率先成立了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科。虽然是一个只有两个人的科室,但对学前教育的重视不言而喻,示范效应十分显着。然而,有了管事的人,并不意味着问题就迎刃而解。  

  “当时,全市99.5%以上的幼儿园都是民办的。对这些办园主体,传统的行政管理方式是无效的。”株洲市教育局分管学前教育的党委委员谢再荣说。  

  这是一个普遍性难题,如何破解?考验着教育管理者的智慧。  

  “说到底,学前教育的乱象,关键是缺少标准。”钟燕说,“虽然不能直接管理,但我们可以出台标准,加强政策引领。”  

  怎样规范民办园的发展,确保学前教育的普惠性?在没有现成路径可供借鉴的情况下,株洲市通过制度和方法创新,打出了一套政策“组合拳”。  

  2012年初,以落实第一个“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”为契机,株洲市开展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评估定级,经民办园自行申报,政府督导部门遴选、复评、核价、公示等程序,全市评出148所普惠性民办幼儿园,其中城区86所。这些普惠园又根据办园条件、管理水平和办园质量等,被分为三个等级,实行分级限价,一级普惠园保教费每生每月不超过500元,二级不超过400元,三级不超过300元。  

  问题是,这些民办园怎么会甘愿接受评估,这不是给自己戴了个“紧箍咒”?  

  原来,在普惠园评选的背后,是有“利益驱动”的。以城区的86所普惠园为例,市、区两级财政按1:1的比例安排专项经费,购买13000个普惠园位,向每个入园幼儿的家长每年提供1000元财政补贴。  

  这一招堪称“一石三鸟”。通过财政杠杆,教育行政部门加强了对民办园的引导,平抑了收费。对民办园来说,得到了政府认可,家长更放心,生源有保障。关键是,财政补贴直接面向在园幼儿,家长得到了实惠。  

  今年,市里又对城区普惠园进行重新遴选,结果显示,参加申报的民办园比原来增加了48.2%。为了鼓励优质民办园接受政府购买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的积极性,市教育局大胆推进,城区普惠园由三级三档限价调至四级四档(三级、二级、一级、示范)限价,示范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保教费最高限价提至600元。  

  “抓住了普惠园,也就抓住了民办园的主体,引导他们规范发展。这样,那些不规范的劣质园也就没了市场。”谢再荣说。  

  正如钟燕所言:“实践证明,学前教育领域的问题最适合于通过管办评分离的方式去解决。”  

  公办园全覆盖,“鲶鱼效应”初显

  炎陵县三河镇中心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园,几年前被评为三级普惠园。今年夏天,该园投资60万元翻新园舍。园长自信地说:“下次县里评估,我们有望升为二级普惠园。”  

  作为民办园,园长投入这么一大笔钱改善办园条件,到底为什么?  

  当记者一行来到不远处的三河镇公办幼儿园,很快找到了答案。原来,去年秋,这所由县教育局投资的公办园竣工了,园舍宽敞,条件先进,极大地方便了镇上的家长。  

  “公办园的新建,让百姓多了一种选择,也让民办园感受到了压力。”县教育局工会主席段小云笑称。一个细节是,今年秋季招生前,中心幼儿园得知公办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后,悄悄调低了保教费。  

  这样耐人寻味的细节,都源自于市教育局的一项政策要求。  

  “全市每个乡镇街道,至少要建成一所公办幼儿园。这条被列入对县级政府履行职责的考核指标,而且考核权重很高。”株洲市教育局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科科长谭霖说。  

  有了这样的“硬杠杠”,近几年,株洲市各县区在加大学前教育投入上都不遗余力,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。  

  在株洲县南阳桥镇中心幼儿园,记者见到了幼儿家长陆女士。她在镇上做小生意,孩子以前在一所民办园就读。去年,这所中心幼儿园建成招生。“我一看,条件更好,离家也近,收费又差不多,毫不犹豫就把孩子转过来了。”陆女士说。  

  这里原是一所小学的闲置校舍,废弃后被一家工厂改作车间。两年前,县里重新收回,对校舍进行改造,开辟了多功能游戏室、戏水池、种植园,彻底结束了该镇没有公办园的历史。  

  “办园不到两年,在园幼儿150多个,今年就招了80多人,园位已饱和。”南阳桥镇中心幼儿园园长孙水玲说。  

  显然,高水平公办园的出现,成为以民办园为主的学前教育市场的有力“搅局者”,带来了预期的“鲶鱼效应”。  

  今年秋天,株洲县渌口镇中心幼儿园兴建完成,成为全县乃至全市学前教育的一项标杆工程。“我们希望通过几年努力,把这里打造成为省级示范园。”株洲县教育局副局长何子平踌躇满志。  

  要知道,目前在株洲县,还没有一家省级示范园。为此,全县上下真是“蛮拼”的。在这所幼儿园设计规划时,县政府领导亲自挂帅组成一支考察团,把全市有特色的幼儿园跑了个遍,把各家的长处都学了回来。 ?

  最值得让人“点赞”的是,这所“高大上”的幼儿园,不是建在县城中心,而是建在了城乡接合部,受益的都是周边的寻常百姓。  

  “有了这么好的平台,我们一定会让这里成为全市最好的幼儿园之一。”渌口镇中心幼儿园园长黄成德激动地说。  

  引入观察员,不重奖杯重口碑

  王征,株洲画院的一位画家,在当地小有名气。但这几年,许多人认识他,不是通过他的画作,而是通过株洲在线网站的学前教育专栏。  

  原来,王征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——株洲市学前教育社会观察员。  

  自从担任了社会观察员,王征每个月总会抽出几天时间,带上照相机、记录本,开车前往市区的幼儿园走访。每到一所幼儿园,只要亮出社会观察员的胸牌,就能畅通无阻地入园,或观察幼儿的活动,或检查园所设置,或与园长、教师、幼儿或家长访谈。这样一天能走访两三所幼儿园,回来后,王征把搜集到的资料整理好,附上自己的观察日记,一并上传到网站。  

  聘请社会观察员,作为教育第三方对幼儿园进行社会评价和监督,是株洲市创新学前教育管理方式的一项举措。  

  “幼儿园办得怎么样,教育行政部门说了不算,必须由家长和社会去评价,把一切都放在阳光下。”提及聘请社会观察员的初衷,钟燕这样说。  

  株洲在线是一家民营网络媒体,几年前,网站教育总监张浩辉萌生了一个想法,邀请社会人士走进城区普惠性幼儿园,把观察到的信息通过网站传递出去。  

  这个想法得到了市教育局的全力支持。株洲在线发出招聘信息,很快有100多人报名,经过选拔,15位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士成为第一批社会观察员。市教育局对他们进行集中培训,设计了专门的观察量表。凭借市教育局授予的胸牌,社会观察员可以自由出入全市任意一所幼儿园,发现问题直接向市教育局领导汇报。  

  如今,王征已连续担任三届社会观察员,走访过全市近两百所幼儿园,发了几百篇观察日记。“尽管还得自己贴钱贴油费,但我觉得这件事做得值。”王征笑言。  

  起初,对于社会观察员,一些幼儿园很排斥,认为他们是来挑刺的。但渐渐地,他们发现,社会观察员的进入,不仅给幼儿园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,而且让更多人理解学前教育、关注学前教育。  

  社会观察员蒋老师进入幼儿园后,发现孩子们吃得很单调,给老师们讲起了幼儿营养学知识,告诉他们如何根据季节为孩子们合理搭配饮食。  

  很显然,社会观察员的出现,在幼儿园和家长、社会各界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,当地媒体关于学前教育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少了。  

  “说实话,如果仅仅是考虑政绩,我们不会去抓学前教育。我们真正在乎的,不是政府的奖杯,而是百姓的口碑。”钟燕坦言。  

  遏制“小学化”,送教下乡有新招

  见到唐芳的时候,她正在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,用嘶哑的声音给这所民办园的老师讲解如何上好一节游戏活动课。  

  两天时间里,这节课已经上过4遍了。唐芳先上一遍,再请这里的老师试上,一天下来,她的嗓子就哑了。  

  唐芳是株洲市七彩童年幼稚园园长,也是今年株洲市学前教育送教下乡团队成员。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,她很尽心。  

  今年已经是株洲市教育局连续第三年组织送教下乡活动。在初步解决了“入园难、入园贵”问题的同时,株洲市教育局把遏制“小学化”、实施科学保教作为学前教育内涵发展的重点。  

  株洲市幼儿园和芦淞教育幼稚园,是市里现有的两所省示范幼儿园。“示范幼儿园要发挥示范引领作用,成为学前教育的培训、科研基地。”钟燕强调。  

  由这两所幼儿园牵头,株洲市开展了园长跟班学习和送教下乡活动。全市计划用三年左右的时间,完成所有普惠园园长和50%的幼儿教师轮训任务。  

  送教下乡送什么?谁来送?怎么送?这些都很有讲究。  

  “三年的送教下乡,每年的主题都不一样。第一年送集体活动,第二年送区域游戏,今年的主题是送好习惯。”株洲市幼儿园园长刘亮辉说。  

  市教育局构建了一支本土化送教团队,由市幼儿园园长、特级教师刘亮辉,芦淞教育幼稚园园长、市“名园长工作室”主持人徐建华担纲,携手全市20多位学前教育骨干,对症下药、把脉问诊,每次蹲点一个县,选取当地有代表性的几所幼儿园,进行全天跟踪、全天诊断和集体培训。  

  就在2015年11月,送教团队历时一个月,走进株洲市的株洲县、醴陵市、攸县、茶陵县、炎陵县等5县市,走进农村、乡镇的公办、民办幼儿园,为教师们送去最需要的培训。  

  今年的送教主题之一——好习惯养成教育,是钟燕亲自提出、督办的项目。“好习惯的培养不仅能够有效遏制‘小学化’,而且会使孩子受益终身。”钟燕说。  

  为此,株洲市开发了“我有好习惯”幼儿养成教育地方特色课程,送教团队通过教师讲座、专题研讨、进园指导,让乡村的教师掌握在集体教学、游戏、日常生活中如何落实习惯培养。  

  采访中,走进株洲市那些地处城乡接合部、偏远农村的幼儿园,记者真切地感受到送教下乡给这些幼儿园带来的变化。  

  芦淞区淞欣幼稚园,一年来经过送教专家跟踪指导,开发了“角色游戏园本课程”,每班一个主题,设置了“爱心医院”、“大嘴美食城”、“小兔百货”、“炫酷理发店”等10个角色游戏,在模拟的社会情境中发展孩子们的语言、交往和合作能力。  

  一开始,一些爷爷奶奶提意见说:“老师,你们怎么一天到晚什么都不教,就知道带着娃儿们玩。”一段时间后,他们惊奇地看到孩子们的变化:爱说爱笑了,自信开朗了,爱干净了,有礼貌了……  

  “现在,许多家长也参与进来,亲子一起动手,利用生活废旧材料制作玩教具。”芦淞区学前教育专干肖瑛告诉记者。  

  “我们家孩子每天一起床,就闹着赶快去幼儿园,连偶尔生个小病也不肯休息。”幼儿家长陆女士说,“我赞同‘去小学化’,孩子在游戏中培养的好习惯,会影响他们一辈子。”  

  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,走进株洲市的每一所幼儿园,都会在醒目的地方,看到市教育局起草的《致全市幼儿家长的一封信》,其中写道:  

  “让孩子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度过快乐而有意义的童年!”  

  家长们读完信后纷纷给幼儿园留言,或感谢,或点赞,或发来一张张笑脸……  

  在家园的真挚互动中,记者分明感到,一份可贵的、久违的信任正悄然形成。(中国教师报记者?白宏太) ?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亚博体育wap下载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冀ICP备09011223号??亚博体育wap下载新闻快讯网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